中国哪里有正品安利生坦片买_勃林格肺癌靶向药临床疗效击败阿斯利康_印度仿制药

南亚先生 2019年11月23日09:09:27
评论
40

德国制药巨头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)近日公布了抗癌药Giotrif/Gilotrif(afatinib,阿法替尼;欧洲品牌名:Giotrif;美国品牌名Gilotrif)一项头对头IIb期临床研究(LUX-Lung 7)的顶线数据。

该研究在携带常见EGFR突变(del19或L858R)的晚期非小细胞肺(NSCLC)患者中开展,将第二代EGFR靶向疗法Giotrif与阿斯利康第一代EGFR靶向疗法易瑞沙(Iressa,通用名:gefitinib,吉非替尼)用于一线治疗,并对2者的疗效和安全性进行了直接比较。

数据显示,与Iressa相比,Giotrif在无进展生存期(PFS)和治疗失败时间(TTF,定义为启动治疗直至任何原因导致停药)均表现出显着优越性,达到了研究的共同主要终点,第三个共同主要终点——总生存期(OS)尚未成熟。相关数据已于近日在爱尔兰都柏林举行的第14届英国胸科肿瘤学组织(BTOG)年度大会上公布。

LUX-Lung 7是首个将2种EGFR靶向疗法进行直接对比的全球性临床研究,该研究证实用于一线治疗时,二代EGFR抑制剂Giotrif相比一代抑制剂Iressa具有显着的优越性。值得一提的是,Giotrif对无进展生存期(PFS)方面的显着改善作用,在横跨大多数预先定义的临床亚组(包括性别、年龄、种族、EGFR突变类型)中均表现一致。相关数据将为EGFR突变阳性肺癌患者在选择一线治疗方案时提供重要的指导信息。

LUX-Lung 7研究的详细数据:

(1)与Iressa相比,Giotrif使肺癌进展风险显着降低27%,无进展生存期(中位PFS:11.0个月 vs 10.9个月;HR=0.73,95%CI:0.57-0.95;p=0.0165)方面的改善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明显,Giotrif治疗组有显着更高比例的患者在研究的第18个月(27% vs 15%)和第24个月(18% vs 8%)仍然存活且病情未进展。该数据显示,当一线治疗常见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时,Giotrif相比Iressa具有更大的长期受益。

(2)除了PFS方面具有显着优越性外,与Iressa治疗组相比,Giotrif治疗组治疗失败时间(中位TTF:13.7个月 vs 11.5个月;HR=0.73,95%CI:0.58?0.92,p=0.0073)显着延长,治疗失败风险显着降低27%,同时有显着更高比例的患者实现客观肿瘤缓解(OTR:70% vs 56%,p=0.0083,指肿瘤体积具有临床意义的缩小),缓解持续时间更长(中位DOR:10.1个月 vs 8.4个月)。

PD-1与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比较

文献来源:Scientific reports 非小细胞肺癌 是肺癌的一个亚型,约占肺癌的85%,也是目前治疗药物比较集中的一个癌症亚型。 常见的治疗药物有靶向药物、PD-1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、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等。 癌症是由基因突变导致的疾病,但并不是每一个基因突变

关于Giotrif/Gilotrif(afatinib,阿法替尼):

afatinib是勃林格殷格翰首个肿瘤学药物,是首个不可逆ErbB家族阻断剂,适用于携带常见EGFR突变(del19和L858R)的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患者的治疗。目前,afatinib已获全球60多个国家批准,该药在美国的商品名为Gilotrif,在欧盟的商品名为Giotrif。该药积极的临床证据,加上全新的作用模式,使其成为一种杰出的治疗选择,有望为肺癌患者提供其急需的临床需求。目前,勃林格殷格翰正在III期研究中调查atatinib用于鳞癌头颈部癌及其他类型癌症的治疗。

关于易瑞沙(Iressa):

Iressa是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EGFR-TKI),能够阻断导致肿瘤生长和扩散的信号通路。该药于2002年上市,目前已获全球90多个国家批准,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的治疗。EGFR是一种在许多类型肿瘤细胞上呈异常高水平表达的蛋白,尤其是NSLCL。

在欧盟,Iressa是EGFR突变阳性NSCLC的标准治疗药物,适用于伴有EGFR酪氨酸激酶激活型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。在美国,FDA于2015年7月批准Iressa用于常见EGFR突变(del_19或L858R)晚期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的一线治疗。目前,阿斯利康正在评估Iressa联合其他实验性药物(包括PD-L1免疫疗法durvalumab,即MEDI4736)用于更广泛类型的肺癌患者。

原始出处:Boehringer Ingelheim’s Giotrif? / Gilotrif? (afatinib) demonstrated superiority to Iressa? (gefitinib) in reducing the risk of disease progression and treatment failure in first-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-positive advanced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,

人在旅途!

人在旅途,难免会遇到荆棘和坎坷,但风雨过后,一定会有美丽的彩虹。我希望看到一个坚强的我,更希望看到一个坚强的你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南亚先生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1月23日09:09:27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buy180.com/news/yixuekuaixun/30154.html